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风吹半夏分集剧情

风吹半夏

2022年12月15日 09:200365经典网gey

分集剧情

第17集 半夏反击裘毕正进看守所

陈宇宙把周茜介绍给大家,半夏和周茜心照不宣地假装不认识。宇宙给周茜买了一串珍珠项链,亲自给周茜戴上,高辛夷和童骁骑撺掇他们亲一个,可还没亲上,陈宇宙的咳嗽又犯了,这回仍是咳血,周茜很担心。在半夏的要求下,第二天陈宇宙没有上班,周茜陪他去医院做检查。现在公司被查封,高辛夷和半夏提出把车队独立出去,这样车队能赚钱,对于公司来说也多一些保障,半夏同意,但如何说服童骁骑和陈宇宙就难了。

冯遇把金宝带到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打算在这里起新房,没想到金宝强烈反对,她好不容易从村里出来,可不是为了跟冯遇再过回村里的那种生活。半夏约见了很多官员,但海关的负责人她一直见不上,赵垒说资料都递交上去了,他们现在只能等。半夏明白,最想拿下省二钢的人是伍建设,而裘毕正不过是跟个风,想赚一笔钱罢了,她应该给他们一个教训,看看谁经得起查,虽然这么做的结果是两败俱伤,但毕竟是他们动手在先。

很快,裘毕正就被税务局查了,工作人员要他拿出真实的账本,如果拿不出,只能到公安局去了。童骁骑的车队已经在走退股程序了,但童骁骑本人不知道,宇宙以为这是他的想法,喝酒的时候直接就闹了起来,将手里的酒泼了童骁骑一脸。高辛夷急忙解释这是自己的想法,童骁骑根本不知情。童骁骑拿出手机要给半夏打电话,被陈宇宙阻止。宇宙知道刚才是自己鲁莽了,但他还是希望,如果以后自己不在了,童骁骑也一定要陪在半夏身边。

高副会长也接受了海关的问询,她表示半夏公司的那些钢不是军火,都是废钢。正好半夏来访,她建议半夏把这批货订给国企,这么一来走私军火案就不成立了,但半夏说这批货她已经订出去了。省二钢的竞拍很快来临,高副会长希望半夏能跟别人合作,半夏表示如果合作是建立在不平等的条件上,那她宁愿选择竞争。半夏把裘毕正从拘留所里保释了出来,问他究竟是要站在伍建设那边,还是站在自己这边。

裘毕正认为她态度嚣张,没有长幼尊卑之分,指着她的鼻子大骂,这也表明了他的态度,拒绝和半夏合作。半夏没有说什么,上车扬尘而去。车队独立出去了,变成了霸王花运输公司,兄弟们凑了点钱,给童骁骑买了一幅画挂上,童骁骑大手一挥说以后这家公司他们每个人都有股份。公安接到实名举报,裘毕正的厂子有大量的伪劣产品流入市场,这个劫裘毕正是躲不过去了,他决定让郭启东来替自己顶包。

哪怕郭启东还在假释期,可裘毕正毕竟是厂子的法人,况且他还答应三个月内把郭启东弄出来,郭启东也只能答应。厂子在谢金宝的管理下一塌糊涂,冯遇彻底恼火,与谢金宝闹了起来,两人闹着要离婚。半夏要去沈阳出差,赵垒事无巨细地给她找了资料,还做了攻略。在裘毕正的哀求下,伍建设叫上冯遇一起去找半夏,让裘毕正跟半夏认个错,把这个疙瘩解开。裘毕正自知斗不过半夏了,只能认怂。

第18集 沈阳之行状况频出

对于裘毕正的道歉,半夏并未接受,她也是没想到裘毕正这么狠,能让郭启东去帮他顶包。伍建设站出来说话,他们四人把比例又重新分了,四人中每人百分之二十五,但冯遇只能拿百分之十,所以剩下的百分之十五由他们三人来分。半夏直言,其实这百分之十五她都想要,可三人平分也不是不可以,但这个公司未来的董事长和法人都得是她。她这是铁了心了要控制钢厂,即便没有管理企业的经验,半夏也仍坚持己见。

半夏把冯遇叫去办公室喝茶,意外得知他和谢金宝离婚了。两人的交情一直很好,半夏提议他跟着自己干,冯遇却不想再折腾了。临走前他说,滨海的商人之所以能在全世界开花,靠的就是一个团结,当然他这么说不是想劝半夏,只是希望她再考虑考虑。童骁骑送半夏去坐飞机,半夏这趟去东北,一定要把设备的问题搞定,钢厂她也是一定要拿下的,毕竟宇宙的时间不多了,她要让宇宙看到钢铁厂成立的那一天。

半夏抵达沈阳,前去寻找钢铁厂家属楼,被几个人围着,后来又来了几个青年,和这些人扭打一块儿,眼见局势控制不住,半夏只得报了警。所有人都被抓走了,半夏替其中一个青年去五十六号201家属楼带话。201屋子里挤满了人,半夏话传到,大妈把她拉了进去。通过他们的对话,半夏得知这些都是钢铁厂的工人,由于国家要改革,要把陈旧的钢铁厂拆分重组,这些工人得跟着下岗,他们不肯,便被断水断电断暖气。

半夏见他们可怜,决定联系律师帮他们打官司。赵垒得知她掺和到这种事情里面,觉得她简直离谱。半夏不听劝,直接挂了电话,赵垒冷静下来,还是帮半夏联系了那边的律师。苏国梁的上网设备均已弄好,宇宙让他搜了一下马尔代夫,看到那些图片,宇宙十分开心,想着要是能带周茜去一趟就好了。周茜这段时间一直陪着陈宇宙,两人逛街,逛到了婚纱店。宇宙和她进去拍婚纱照,他知道自己活不久了,便想着留下一些东西。

赵垒认识的刘律师帮了半夏很大的忙,他和半夏也把被关在派出所里的青年都领回了家。刘律师很乐意帮这些工人向法院起诉,但工人们的诉求并不止于此,他们更想通过官司保住钢厂,而这件事几乎没有胜算,因为钢厂是依据政策买卖土地、建楼审批,它所有程序都是合法合规的,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流程,那就是拆迁,已成定局的事情不能推翻。作为赵垒的朋友,刘律师建议半夏不要再管这事,但半夏很执拗,非要管到底。

后来赵垒又说了一顿,不惜以撂挑子威胁,半夏仍然不听。宇宙和周茜那天拍的婚纱照到了,他第一次真正觉得自己恋爱了。车队那些兄弟拉货的时候不遵守交通规则,被罚了很多单子,高辛夷觉得这样下去不行,童骁骑又惯着他那帮兄弟,高辛夷跑到他们宿舍,将罚单给他们,放话说以后谁的罚单谁自己去交,如果不去,就直接从工资里扣。童骁骑觉得她驳了自己的面子,直接将高辛夷抱了出去。

上次的交谈十分不愉快,半夏之后再没接过赵垒的电话,赵垒让旁边的高辛夷给她打,接通了以后赵垒拿过来,话还没说完,半夏在那边就直接挂了电话。

第19集 高辛夷和童骁骑意见不合

半夏知道一直有人在酒店盯着她,她对那些人说要见他们的老板,但几个人全当听不见。回到酒店房间,半夏发现房间里一塌糊涂,衣服也都被翻了出来,镜子上写着“少管闲事”四个红字。正收拾着,门铃响了,半夏透过猫眼看去,发现是赵垒,没想到赵垒直接跑来沈阳找她了。半夏立即开门,兴奋地和赵垒抱在一起。两人本来就互有好感,这下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地更亲密了。第二天醒来,半夏说自己会对他负责,令赵垒啼笑皆非。

刘律师告诉他们,这个官司基本告不下来,因为人家走的程序都是合法合规的,他建议半夏和赵垒买完设备就回去。半夏和他们说了一个故事,意在说明她要为这些工人解决一些问题,哪怕是发发声也好。吃完火锅准备结账时,另一桌的几个人却替他们结了账。后来对方几个人说他们老板要见赵垒,到时候赵垒一个人过来。半夏不明所以,赵垒也没有多说。当晚等半夏睡熟了以后,赵垒穿上衣服,在酒店门口坐上了一辆车离开。

高辛夷改变不了童骁骑,也改变不了车队的现状,不禁感到郁闷沮丧,跑去高跃进的办公室清净。高跃进同她讲了自己和她父亲的事,本以为开解了高辛夷,没想到适得其反,反而让高辛夷认为,童骁骑要是爱她,就应该是他来适应自己。深夜,赵垒同王大胜王老板见面。他们是在一片冰封的湖面上见的面,王大胜差人凿了一个坑,说是要钓鱼。赵垒为了让他能好好坐下来和半夏谈,竟在大半夜跳到了那个水坑里,王大胜赶紧让人把赵垒捞上来。

赵垒抖着身子回到酒店。半夏醒来没发现他在身侧,赵垒的电话也没带出去,她非常担心,这时候赵垒回来了,半夏开门就抱住了冻得瑟瑟发抖的赵垒。赵垒冷得说话都不利索,但他还是告诉半夏,王老板答应明天见面聊了。高辛夷跟着高跃进去参观了几个公司回来,发现人家都是正规的,有条理,有制度的管理体系,她也有样学样在车队宿舍里挂了制度和条例,并把众人的出车时间和时长规范化,录入电子设备进行管理。

半夏终于和王大胜见上面,他说可以低价把钢厂里的废铜烂铁卖给半夏,但她不该操心的事别瞎操心。半夏并没有被吓到,反倒提醒王老板考虑那些工人和家属的处境,王大胜最终妥协,答应给家属们通水通电,半夏也保证王大胜和工人家属之间的矛盾不再激化,但不能保证他们之间的矛盾彻底解决。对于高辛夷立下的规矩,兄弟们都感觉回到了监狱里,干什么都不自由,遂联系了童骁骑过来解决这个问题。

童骁骑和高辛夷意见不合,闹得不欢而散,高辛夷放狠话说让他这车队别干了,没想到童骁骑不甘示弱,反讽说这车队干不干和她没有关系。

第20集 半夏带设备和人回滨海

童骁骑的话一出,直接寒了高辛夷的心,她直接提了分手,童骁骑也在气头上,直接应了。半夏跟着钢厂副总工程师老贾去钢厂里看设备,这些设备虽然看着很老旧,但依旧能用,而且是第一批从苏联进口的设备。老贾对这些设备很有感情,和老冯等人说了,让他们纷纷拿出过往的设备图纸等资料,悉数送给半夏,感慨地说,时代虽然变了,但这些设备并未被淘汰,它们遇到了半夏,也算是有福气了,兴许能焕发新的光彩。

半夏有一个想法,但还没想好,便打电话给宇宙。宇宙也跟她说了自己的想法,他知道大家都晓得他生了很严重的病,只是大家都不说罢了。至于周茜是婚托的事,宇宙明白半夏也知道,但对于他来说问题不大,谁让他喜欢周茜呢。自己剩下的时日不多了,宇宙想让自己过得高兴一些。半夏帮赵垒收拾了行李,她还要留在这边,说服这些钢厂的工程师和工人跟她回滨海,也不知会耽搁到什么时候,所以她让赵垒先回去主持大局。

她没回去,王大胜很快就知道了,还约她出来打猎。半夏建议他多给工人一些补偿金,兴许他们就不会再闹了。王大胜很生气,直接丢半夏在这里好好反思。这里信号不好,半夏给赵垒打电话,但她说的话赵垒都听不清,只知道王大胜带她出去打猎。这王大胜也还有点良心,不久后回来接她了,半夏坐在车上,不发一语。高辛夷去上班,正好童骁骑也在办公室,陈宇宙见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示意童骁骑和高辛夷搭话,但童骁骑没理会。

后来宇宙和童骁骑去吃饭,从小童口中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而宇宙是站在高辛夷那边的。童骁骑也想明白了,要求兄弟们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半夏拜访老贾,顺便聚齐大家伙,劝他们不要再闹,因为这件事闹下去不会有结果。另外,她打算在滨海组建钢厂,急需他们这种技术型人才,如果他们愿意跟着她去滨海工作,住房、工资什么的一切都好说。虽说是故土难离,但毕竟人挪活,树挪死,老贾代表他全家,决定跟着半夏回滨海。

半夏把这件事告诉了童骁骑他们,并让他们为这些工人解决住宿的问题,他们便开始忙活起来了,就连生着病的陈宇宙也没闲着。搬家这一天,工人和家属们忙前忙后,王老板也知道他们要走了,差了他的律师过来给这些父老乡亲读信。信中言语虽朴素,却也看得出王大胜是一个爽朗之人,这一趟离开,说得好听点叫开始新生活,说得难听些叫做背井离乡,从北方到南方的跨度很大,众人心中的悲伤也很大,有不少人都忍不住抹眼泪了。

半夏很快也回到了滨海,她拿上资料,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陈宇宙,只是没想到,开门的陈宇宙形容枯槁,原本一头乌黑的头发现已稀稀落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