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山月不知心底事分集剧情

山月不知心底事分集剧情

2019年10月08日 10:4810365经典网

分集剧情

第25集 江源公司成功中标 叶骞泽到江源公司上班

董灵让叶太太帮她挑选衣服,她要去参加毕业party,叶太太却劝她留在英国发展,世界那么大,不要为那些不值得的事情去烦恼,董灵却很敏感的意识到,叶骞泽和向远的恋情应该发展的很快。

向远正在工作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来找沈总,向远帮沈总接待了他,那个人说他是房东,沈居安在在他那,帮一个叫袁秀的女人租了房子,袁秀现在不租了,可有些东西还在房子里,现在他要出国了,想请沈居安通知袁秀把东西拿走,向远发现袁秀租住的时间,正是沈居安假装出差的那段时间。

江源公司的会议室,叶秉林摆了摆手,让大伙都散了吧,有人还不死心地说,应该再等等,说不定标书太多,结果现在还没有出来呢。他们正在着急的时候,李副总火急火燎的闯了进来,上还留着鲜血,说是因为着急回来车肇事了,李副总带回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江源公司中标了。

叶秉林看着标书,向叶骞泽夸赞,向远写的标书真好。叶秉文让前妻把合同收好,前妻发现合同里多充了20万,于是疑惑的问叶秉文,这是怎么回事,如果说不说实话,这房子她不会去住,叶秉文告诉她,那是他在公司拿的回扣。

叶秉林有点不敢相信地问儿子,来江源公司上班的事,他是否真的考虑好了,叶骞泽很肯定地点了点头,江源就是叶秉林的公司。叶秉林把叶骞泽,向公司的老员工做了介绍,并决定让他先从助理做起。叶骞泽很谦虚的,做了表态发言,叶骞泽在会议上,应答的非常出色,让叶秉林深感意外,父子俩的关系第一次看起来,是这样的融洽。

沈居安问向远,他不在的这段时间,是否有什么事情发生,向远忍住没有把房东来的事告诉他,向远发现,守住一个不良秘密,对她竟然是一种煎熬,这种煎熬,甚至比当事人还难受。

叶骞泽在江源公司呆了一段时间,发现公司的奖金偏低,养老金偏高,向远替他分析说,养老金偏高说明公司的员工老龄化,奖金偏低说明公司的绩效考评存在问题。

董灵给叶骞泽发来邮件,感谢他去照看十三姨,向远得知叶骞泽去看了十三姨,她故意告诉叶骞泽她不生气,如果生气她就中计了,向远发现董灵很有心计,于是她假装不在乎,替叶骞回了邮件。

看到叶骞泽回邮件了,董灵开心的笑了,可看完邮件的内容,她脸上的笑容又消失了,向远在邮件里告诉她,十三姨是她和叶骞泽两个人去照看的,并特意替叶骞泽强调,向远非常喜爱小动物。

第26集 叶秉林邀请向远加入江源 叶秉文安排向远独自去云南出差

叶秉林夸赞向远标书做的好,为江源公司能成功中标,立下了汗马功劳,他知道向远在现在永凯公司做的很好,但他诚肯邀请了向远,能来江源公司工作。叶骞泽劝向远慎重的考虑一下,因为江源现在正处在低谷,向远沉吟了片刻,叶秉林以为她要拒绝,没想到向远却突然问他,如果她到了江源,他会把她安排到什么部门。

听到向远的回答,叶秉林非常高兴,他开心地笑着说,只要她愿意过来,江源所有的职位随她挑选。向远说她在永凯是从助理做起的,到了江源,她准备也从助理做起。叶骞泽告诉向远,为什么要答应来江源,向远反问他为什么加入,叶骞泽说,他来江源只是救急,江源现在急需产业升级,等江源渡过了难关,他就和父亲商量产品升级的事,如果父亲不同意他就离开,所以他希望向远,也不要在江源陷得太深。

沈居安正在工地指挥,袁秀突然打来电话,约他中午出来吃饭,两人见面后,袁秀问沈居安,她现算什么,问他是不是看上了章粤家的钱,沈居安却告诉她,他们虽然相恋过,但都已成为过去,他和章粤既然能够结婚,说明他们俩还是相爱的,袁秀听了,很生气地离开了。

李副总告诉叶秉林,魏总那里又出问题了,魏总使用的那块地,政府不让他做房地产开发生意,叶秉林又开始挠起了头,但天无绝人之路,云南马上就要开建材洽谈会了,叶秉林给员工开会,强调这次洽谈会,对江源来说是个机会,在这次洽谈会上,江源必须拿一个大单回来,否则明年的今天,江源肯定就不存在了,那些老员工对此却并不乐观,

叶骞泽觉得,向远还是应该留在章粤家的公司,这样对她的发展有利。江源现在形势很不乐观,随时都有倒闭的可能,她要去的销售部压力更大,销售部的业绩关系着公司的生死存亡,但向远坚持要和叶骞泽一起,帮江源渡过难关。

向远第一天上班,销售部的谢总监却提出辞职,向远问她为什么要辞职,谢总监告诉她,江源生产的产品缺乏创新,在市场的竞争力很差,一直在靠人情支撑,可靠人情哪能长久,就像一个开饭店的,如果你的饭菜做的不好吃,别人看在人情的面上,可能会捧你一次,但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捧你场。

叶秉霖让大家推选,新的销售总监的人选,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只好先让叶秉文兼任,公司的几个老员工私下里议论说,这个销售总监,还真的只能由叶家的人干,即便出了问题,也不会被炒鱿鱼。

叶秉文去销售部安排工作,因为谢总监的辞职,销售部死气沉沉,他要安排小黄带向远人去云南参加恰谈会,但小黄却假装身体不适拒绝了,叶秉文就让向远独自前去,并给她安排了一个销售经理的头衔,让她务必从云南抢回一个订单。

得知向远要去昆明出差,叶骞泽来找叶秉文,提醒叔叔这样安排有些不合适,叶秉文按叹了一口气说,他也是没有办法,才这样安排。在去昆明之前,向远先做了一些功课,她从老员工口中得知,江源曾经和上海的中建公司有过合作,但后来换了一个老总以后,合作就中止了。

第27集 向远来到云南洽谈会 她决定从欧阳太太入手攻克欧阳总

小刘告诉叶秉文,她表弟恰好在房产局工作,他给他前妻置房照的事,她已经知道了,她感觉自己的能力并不比他的前妻差,她决定用自己的能力去证明这一切。

向远来到洽谈会,向主持会议的人出示了邀请函,并意外的发现了,小刘也来到了洽谈会,但她并不是代表江源来的,她已经跳槽到荣远公司了,小刘告诉向远,中建公司已经不可能和江源合作,让她就不要再枉费心机了。

向远向酒店打听欧阳夫妇的住址,但被酒店拒绝了,她发现这次中建来参加洽谈会的,就是欧阳总,江源能否和中建合作,完全取决于他。为了得到欧阳夫妇的住址,向远冒充中建的人,让一个女孩,把刚才复印的那个文件,再多复印一份,拿到复印件后,她兴奋而又紧张地离开了,她打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把她送到,住宿条件比较便宜的地方,司机就把他带到了一个洗浴中心。

叶骞泽问向远现在在哪,并要求和她视频,见她住在洗浴中心,于是问她为什么要住在洗浴中心,难道身上没有钱了吗,向远告诉他,她发现欧阳总,特别在乎他的太太,因此她决定从欧阳太太入手去公关,所以才要省点钱,说不定能派到用场,叶骞泽叮嘱她一定要注意身体,把手机充好电好随时联系。

向远冒充工作人员,来接欧阳夫妇前去吃早餐,没想到意外遇到了她的同学,她同学以为她要诈骗,毫不客气地问她,是不是想出名想疯了,向远向他出示了证件,并说她已经立下了军令状,必须拿一单订单回去,她同学告诉她,欧阳总最讨厌别人耍小聪明了,向远赶忙向他打听欧阳总的兴趣爱好。向遥来找叶骞泽,告诉他她辞职了,那个经理天天让她找人办卡,因此她不想在那个地方待了。

向远特意定制了一束玫瑰花,送给欧阳太太,庆祝他们结婚25周年,欧阳太太收到玫瑰花后,很高兴的夸赞这花太漂亮了,欧阳总猜想,会务组不可能给他们送花,一下子就猜到向远不是工作人员,向远见瞒不下去了,只好如实的交代了自己的身份。欧阳总不满地说,主办方费了那么大的努力去,去隐瞒他们的身份,没想到还是有人来干扰他们,向远让欧阳总不要生气,并献上亲自带来的好茶,说想借他们的福气,保佑自己婚姻幸福,欧阳太太很高兴地收下了她送的礼物。

和欧阳夫妻的接触,比向远响亮的还要顺利,她感觉这是上天对她的眷顾。叶骞泽找到李副总,很谦虚的向他请教江源的发展史,听了李副总的讲说,叶骞泽才知道老爸创业的不容易,也提到了江源在面临的处境。向远主动提出,陪欧阳太太去逛市场,欧阳太太逛在市场的时候,她善解人意的帮她拍了照。

第28集 向远做通了欧阳总的工作 为江源取得了中建的邀请函

向远问欧阳太太,听说她前两年出了车祸,欧阳总很悉心地照料她,欧阳太太没有想到,她连这也知道,于是专门买了一个翡翠玉坠,非要送给向远,在接过欧阳太太送的玉坠那一刻,向远心里感到很难过,后悔不该骗取欧阳太太的感情,于是她决定,对于生意的事只字不提。

欧阳总问太太,向远有没有向她问生意方面的事,并猜测向远的目的,就是为了和中建合作,得知向远没有提生意方面的事,欧阳总感觉向远这是欲擒故纵,他告诉欧阳太太,用不了多久,向远肯定原形毕露。

向远在中建公司的同学就是阿灿,她问阿灿现在在中建是什么职位,阿灿递给她一张名片,她这才知道阿灿在中建,原来是个高层,向远的事阿灿都听说了,他劝向远,不要把精力放在一个走下坡路的企业,并明确告诉她,他这次帮不了她,向远也告诉阿灿,她绝不会为难他,并当场要删除他的手机号码,但被阿灿制止了。

阿灿带向远去吃了过桥米线,在回来的路上,她突然感觉,阿灿好像对她不怀好意,于是要求提前下车,但被阿灿找借口留住了,阿灿带她来到洗浴中心,原来阿灿发现了,向远有这个洗浴中心的钥匙牌,就猜到她住在这。他把向远的行李取了出来,并把一个酒店的会员卡交给了她,向远不好推脱,只好收下了,向远把这件事告诉了叶骞泽,叶骞泽为自己不能保护,感觉心中很是不安,他告诉向远,中建的单子的确很重要,但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心理压力。

叶秉文估计,向远这次肯定空手而归,但他感觉这对公司也不是一件坏事,他哥哥太意气用事,公司的员工有那么多是靠关系进来的,给公司增加了很多负担,如果向远没有成功,就可以让哥哥好好的反思一下。小刘告诉叶秉文,她在花市看到向远和欧阳太太在一起,问是不是他给向远出的主意,小刘的话让叶秉文感到莫名其妙。

云南的订货会就要结束了,欧阳总问阿灿,这次的订货会他有什么收获,阿灿心情复杂,不知道该不该替向远说话。欧阳太太很兴奋地说,小向这孩子真的很用心,竟然拍了那么多照片,上面还写了时间和地点。看着太太高兴的样子,欧阳总的脸上也略过一丝微笑,于是吩咐阿灿,给向远打个电话,邀请她参加中建的订货会。

拿到中建公司的邀请函,就相当于离中建的订单又近了一步,因为在全国只有几家单位有这个机会。向远回来后,把中建集团的邀请函拿了出来,叶骞泽很激动地一把抢过来,只见上面写着:中建集团诚意邀请你的到来。看完邀请函,他禁不住狠狠亲了向远一口,并夸赞道,公司让她去云南,果然没有用错人,

叶骞泽很想知道,向远是怎么拿到邀请函的,向远却故意卖关子,笑着说自己坐飞机坐的腰酸背痛,叶骞泽立刻站起身来,帮这个大功臣揉起了肩,他们正处在小别重逢的兴奋中,叶昀突然打来了电话。

叶昀着急的念叨的,哥哥快点来吧,原来有个女的要让他纹身,那个女的叫嘉新,叶昀想利用她帮加源公司,因为嘉新家很实力,叶骞泽很生气地告诉弟弟,他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做人尊严很重要,如果这单生意是用他牺牲尊严换来的,叶家宁愿不需要。

叶秉林脸上的愁云一扫而光,立刻召开会议,感谢销售部的同志,更感谢向远为公司的贡献,众人都兴高采烈,叶秉林突然发现,向远没有没来参加会议,就问叶秉文是怎么回事,叶秉文告诉他,这是公司的高层会议,向远当然不能参加,叶秉林立刻让人把向远叫来,并说以后江源的高层会议,她可以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