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我的真朋友分集剧情

我的真朋友分集剧情

2019年06月14日 09:340365经典网小雨

分集剧情

第17集 井然告白程真真成为情侣 邵芃橙赴罗马错过真真

傅晓宁安顿好醉酒的骆祖儿后跑步回了家。傅晓宁歉意地叫醒喜善,他谎称自己陪客户看房算税费一直忙到现在。喜善流着泪怒骂傅晓宁,她说傅晓宁身上有骆祖儿身上昂贵的香水味。傅晓宁这才对骆祖儿说了实话,他解释说自己跟骆祖儿什么关系也没有。喜善却怨恨傅晓宁欺骗自己,两人大吵一架。

次日一早井然给程真真送早餐,程真真正收拾回国的行李。井然让程真真去阳台吃早餐,他来帮她收拾行李。程真真站在阳台上吃汉堡,屋内井然透过窗子深深凝视着沐浴在阳光里的女孩。程真真有些羞涩地微微侧过身掩饰自己的吃相,她青涩的模样让井然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勇气。

井然猛地站起身朝阳台走去,程真真有些愕然地直直看着井然。井然走到程真真身边,在她猝不及防时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然后紧紧地抱住。井然凑近程真真耳边深情告白:做我女朋友!幸福来的太突然,程真真微笑连连地点头。井然让她等着自己回国。

邵芃橙乘坐飞机去罗马,在经济舱里乘客密集,他邻座是个年轻的妈妈带着幼儿,幼儿正不停地哭闹,邵芃橙不胜其烦。邵芃橙突然叫来空姐说自己想升到商务舱,空姐正准备为他办理,邵芃橙想了想又突然决定不升了。他让空姐帮自己拿纸笔过来。

邵芃橙将井然的名字写在纸的左边,他在右边写上自己的名字。邵芃橙从身高、年龄、职业、收入等诸多方面与井然对比,他将这些一一罗列出来。邵芃橙正自我感觉良好,邻座的年轻妈妈好奇地探过头看了看纸上罗列的条件。年轻妈妈毫不犹豫地指着井然的名字说,这边的条件比左边要好。邵芃橙愕然。

井然送程真真到机场,在地下车库里,程真真收到邵芃橙的信息,邵芃橙莫名其妙地让程真真等着自己。程真真一头雾水,她回拨了邵芃橙手机,结果他手机关机。此时阴差阳错地是邵芃橙刚下飞机从程真真身后走过,两人就这么错失彼此。

邵芃橙找到白阿姨家里才知道程真真已经离开。井然面无表情地告诉邵芃橙,程真真现在是自己女朋友。邵芃橙愕然,他自信地说,程真真现在还是活在幻想里的小女孩,她还没有长大,他说井然根本不知道程真真想要什么。井然冷笑着说,自己当然知道程真真要什么。他提醒邵芃橙回国后与程真真注意保持距离。

白阿姨这时走过来,看着邵芃橙与井然剑拔弩张的样子忙从中调节气氛。邵芃橙却拥抱了白阿姨后匆匆告辞。白阿姨有些遗憾,她对井然说如果他不是自己儿子,自己觉得邵芃橙跟程真真真的很配,她担心地说井然一天不结婚她都怕事情有变。井然安慰白阿姨说,两个月后自己就能回国了。

邵芃橙负责的小户型客户田先生一家和女友一家到花园店签合同,曾慧敏找不到邵芃橙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就在这时程真真赶回来,她马上接手了这个工作。田先生和女友两家家长又为房产证写谁的名字吵得不可开交,程真真贴心地给出合理化的建议,最终这家人终于放心地签下合同。程真真忙完后联系了邵芃橙,她质问邵芃橙去了哪里,邵芃橙讪讪地没敢说自己现在正在罗马。

次日一早骆祖儿神采奕奕地来到花园店找傅晓宁,她说为了感谢傅晓宁昨晚仗义相助,她请傅晓宁吃早餐。傅晓宁为难地看了看喜善后一咬牙随骆祖儿走了,喜善强忍着泪水伤心不已。不多时喜善又看到朋友圈里骆祖儿与傅晓宁的合照,喜善终于忍无可忍,她重重地放下手机匆匆往外走去。喜善的动静引来程真真等人好奇的目光。

第18集 邵芃橙准备告白被打断 程真真悉心照顾病芃橙

程真真追出店看到喜善难过地坐在店外哭泣,程真真忙安慰她。喜善哭着说,自己不喜欢看到傅晓宁对冯祖儿卑躬屈膝的样子。程真真笑着替傅晓宁解释说,傅晓宁只是想多挣一些钱,他们都看得出傅晓宁心里一定有一个很爱的女孩,他们猜测傅晓宁就是为了这个女孩才拼命挣钱。喜善心里明白自己就是傅晓宁心里的那个女孩,她幸福地转悲为喜。

喜善晚上下班后发信息给傅晓宁自己先回家了。傅晓宁此时正陪着冯祖儿在酒吧里散心,他担心喜善的安全飞奔着往回跑。喜善走在漆黑的巷子里正心惊胆颤,傅晓宁追上来。在傅晓宁的安慰下,喜善破涕为笑与傅晓宁和好如初。

晚上程真真留在花园店加班,她发信息给邵芃橙不满地责令他,不管他在哪里,明天早上八点自己必须在花园店里见到他。程真真刚放下电话就听到郝美丽边接电话边往店里走,郝美丽一口的家乡话正和父亲在电话里争执。郝美丽讲完电话后才发现程真真,她警惕地提醒程真真不要把听到的话传出去。程真真笑笑说,自己不是那种传闲话的人。

晚上程真真拖着行李箱准备回住处,邵芃橙拖着行李风尘仆仆地在她身后叫住她。程真真恼怒地质问邵芃橙去了哪里,她说自己找了他一天。邵芃橙什么也没说,而是直接上前一把抱住程真真。程真真愕然挣脱开邵芃橙。不远处郝美丽偷拍下邵芃橙拥抱程真真的一幕。

程真真和邵芃橙吃烧烤,邵芃橙喝了两杯酒后鼓足勇气准备对程真真告白。程真真却在这时告诉邵芃橙,自己谈恋爱了,井然在意大利对自己表白了。邵芃橙表白的话再也说不出口。这时井然打电话给程真真,程真真幸福地接听电话,一副恋爱中小女人的甜蜜模样。邵芃橙黯然神伤地冒着大雨离开。当晚邵芃橙就发了烧,他孤独地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程真真恋爱了的事。

次日一早在花园店里,郝美丽突然给程真真带了丰盛的早餐,她热情地对程真真献殷勤,程真真非常不适应。这时曾慧敏环顾一周后发现邵芃橙没来,她问起程真真。程真真替邵芃橙打着掩护。曾慧敏走后,程真真联系了邵芃橙,邵芃橙有气无力地说自己病了,程真真却根本不信。

程真真不放心带着姜汤去了邵芃橙家,她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程真真想起邵芃橙说过门锁密码,她打开邵芃橙的门。骆祖儿这时正好过来,她敌意地指责程真真擅闯邵芃橙家门,在她的怒视下程真真将姜汤递给骆祖儿后离开。

骆祖儿拿着姜汤对邵芃橙谎称是自己做的,邵芃橙不耐烦地赶走叽叽喳喳的骆祖儿。骆祖儿不满地离开后,邵芃橙认出装姜汤的保温杯正是程真真的。邵芃橙的脸上这才露出欣慰的笑,他马上打电话给程真真让她给自己送吃的。

程真真晚上下班后来看望邵芃橙,程真真一边给邵芃橙量体温,一边帮他收拾房间。程真真嘴里絮絮叨叨埋怨邵芃橙不会照顾自己,手上却端着煮好的粥送到邵芃橙的床前。邵

程真真突然又折返回来,她严肃地看着邵芃橙说,如果他刚刚那些话是开玩笑,自己希望他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程真真说自己一直把他当弟弟,当好哥们,她不希望他破坏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程真真说完离开,邵芃橙愣在当下心如刀割。

骆祖儿给邵芃橙打电话关切地问他身体状况,邵芃橙不耐烦地打断骆祖儿不愿跟她多聊,他说自己要早起要上班跟骆祖儿这些游手好闲的富二代不一样。邵芃橙挂断电话,骆祖儿气急败坏,她当即赌气发朋友圈,让朋友们买房卖房都来找自己。

第19集 曾父以死相逼曾慧敏 林先生大度拒收违约金

酒吧里,酒吧林老板叮嘱店员把目前的帐目冻结,该付的还款暂时不要还了。叮嘱完店员后,林老板联系了骆祖儿让她到自己店里来,他说自己有房子要卖。骆祖儿来后,林老板极尽奉承之辞,他想拉骆祖儿投资自己酒吧。骆祖儿回绝了他表示自己没兴趣跟男人合伙。林先生马上转移话题说自己有房子想卖,骆祖儿高兴地马上刷卡消费五万。

骆祖儿得意地带着林先生去花园店找邵芃橙,她说自己介绍林先生找他来卖房。林先生向邵芃橙介绍了自己房子的情况,一旁的曾慧敏突然提出想跟着邵芃橙程真真一起去看林先生的房子。众人有些意外,但还是约好一起去看房。

林先生开车带着曾慧敏和骆祖儿一起去林先生家看房,邵芃橙和程真真去坐了公交。林先生一行到达小区后,骆祖儿坚持要留在楼下等邵芃橙。林先生笑笑带着曾慧敏先去看房。在林先生家里,曾慧敏发现他跟自己一样是个音乐爱好者,而林先生也惊喜地发现曾慧敏跟自己喜好的歌曲都一样。

邵芃橙和程真真随后也赶到,骆祖儿亲昵地挽住邵芃橙的胳膊表功说,林先生是看在自己面上才把房子交给邵芃橙来卖。邵芃橙和程真真与曾慧敏汇合,邵芃橙无意间在林先生家的书架上看到关于赌博的书,旁边还放着一些赌博的筹码。邵芃橙悄声对程真真说,他觉得这个房子不像表面看得那样简单。

晚上程真真在花园店加班,曾慧敏走过来让程真真把林先生的房子撤下来,她说自己想买下这套房子。曾慧敏说自己对这个房子很满意,她憧憬地说一个女人到了自己这个岁数拥有了自己的房子才算是有个家。

林先生到花园店与曾慧敏签买房意向书。这时曾慧敏的相亲对象一身匪气傲气十足地来到花园店,他叫嚣着说曾慧敏父亲求自己再给曾慧敏一次机会,自己才过来的。相亲男拉扯着曾慧敏,林先生看不下去上前与相亲男理论。相亲男怒斥林先生到底什么人,林先生说自己是卖房给曾慧敏的人。相亲男愣了愣大骂曾慧敏,他甚至想对曾慧敏动手。花园店众人架起相亲男把他赶了出去。

曾慧敏刚开完会就见曾父曾母怒气冲冲地冲进花园店,曾父二话不说地上去就狠狠扇了曾慧敏一耳光。花园店里的店员们纷纷跑出来护住曾慧敏,只见曾父曾母怒骂曾慧敏忘恩负义,他们说曾慧敏弟弟现在三十岁了因为没房还打着光棍,曾慧敏竟然想着给她自己买房。曾母更斥责曾慧敏应该找个有房的男人,她的钱应该给弟弟买房。

曾父曾母的论调简直刷新花园店所有的人三观,郝美丽仗义执言斥责曾父曾母不该不把女儿不当人。曾慧敏觉得颜面丢尽,她匆匆带走曾父曾母。

程真真心事忡忡,她担心曾父曾母再打曾慧敏。程真真求邵芃橙想想办法帮帮曾慧敏。邵芃橙和程真真一起去找曾慧敏,此时在曾慧敏家里,曾父曾母再次提出要曾慧敏不要买房,应该先成全她弟弟。曾慧敏这次态度坚定地说,房子自己已经付了订金,房子买定了。

曾父咆哮着怒骂曾慧敏,他狂燥地砸了曾慧敏家的电视,曾母在一旁又哭哭啼啼,曾慧敏冷冷地看着父母。邵芃橙和程真真这时敲门,曾父打开门拉着邵芃橙想让他帮自己理论。邵芃橙完全不赞成曾父的观点,曾父与曾慧敏的矛盾再次激化,父女俩争相砸家里的东西。曾父激愤地灌下农药以死相逼,众人大惊失色。

曾父经过抢救转危为安,程真真十分愧疚,她说如果不是她和邵芃橙擅自上门又说了些激进的话,曾父也不会走极端。曾慧敏安慰程真真不要多想,这事不怪他们。曾慧敏让程真真帮忙约林先生。

花园店里,曾慧敏歉意地对林先生说,他的房子自己不能买了,自己因为违约愿意赔付违约金。林先生从曾慧敏与邵芃橙的谈话里基本听出曾慧敏违约的原因,他大度地说自己同意中止房屋买卖,至于订金他会一分不少地退还给曾慧敏。曾慧敏当即推辞,林先生却坚持已见。邵芃橙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林先生。

曾慧敏和邵芃橙程真真一起送林先生离开,林先生关切地叮嘱曾慧敏多保重身体。林先生走后,邵芃橙告诉程真真,他觉得这个林先生不对劲,十万块违约金说不要就不要,而且对曾慧敏过分关心,这很不正常。

第20集 林致轩对曾慧敏表白 邵芃橙警告林致轩

程真真路过咖啡店时看到郝美丽正和两个女士谈卖房合同,程真真热情地与郝美丽打招呼。郝美丽遮遮掩掩地有些慌张,程真真笑笑匆匆与郝美丽告辞。晚上程真真特意留在花园店等郝美丽,郝美丽心虚地不敢正视程真真。

程真真单刀直入地问郝美丽,她下午是不是在走私单。郝美丽想遮掩,程真真把网站上已经撤销的房源信息出示给郝美丽看。郝美丽在事实面前不再狡辩,她马上换副嘴脸低声下气地哀求程真真不要举报自己,她说自己保证只犯这一次错误。程真真义正辞严地拒绝郝美丽的求情,郝美丽最后恼羞成怒地嘲讽程真真后答应将私单改成正常手续。

曾慧敏为感谢林致轩到他的酒吧里办了张五万元的会员卡。林致轩正好看到,他让前台把曾慧敏的钱全部退还,他还当场表示以后曾慧敏在店里的消费全部免单。曾慧敏正想推辞突然接到医院电话说曾父出事了。

林致轩陪着曾慧敏匆匆赶到医院,医生面露难色地让曾慧敏去劝劝曾父,医生说曾父已痊愈可赖着不出院。曾慧敏进了病房,林致轩等在病房外。这时程真真和邵芃橙正好来看曾父,林致轩拦住他们让他们跟自己一起等在外面,他说毕竟是曾慧敏的家事。邵芃橙不满地抱怨林致轩不该当曾慧敏的家。林致轩看邵芃橙对自己充满敌意也没有计较。

病房里曾父看到曾慧敏再次逼她把买房的钱全部给她弟弟,曾慧敏态度明确地拒绝了,她说这些年正是因为父母的一味纵容和娇惯,弟弟才一事无成,弟弟至今没结成婚完全是他自己的原因。曾父根本不听,他怒骂曾慧敏逼她拿钱出来。曾慧敏感到绝望,她说自己累了,说完头出不回地出了病房。曾父怒骂曾慧敏存心想让曾家断子绝孙。病房外曾慧敏匆匆离开,林致轩不放心地跟了上去。

次日曾慧敏接到曾父电话,曾父告诉她他们已经上火车准备回家了。曾慧敏惊诧地问谁给他办的住院,钱是谁交的。当曾慧敏听闻是林致轩所为大为吃惊,她怒斥曾父不该接受林致轩的钱,这时林致轩开车停在曾慧敏身边。

林致轩在酒吧里布置了浪漫的烛光晚餐,他看着曾慧敏说,这是为她专门布置的生日专场特。曾慧敏心下感动,她说自己已经知道,林致轩把自己办会员卡的钱全部给了曾父,她当即掏出手机要把钱转给林致轩。林致轩面露愠色,他说如此浪漫的情景曾慧敏难道要用手机转帐来破坏。曾慧敏愣住了,手机缓缓地放了下来。

林致轩深情地看着曾慧敏说,像曾慧敏这样惠质兰心的女孩不该受这么多苦难,他语言里透露出对曾慧敏的关心和爱护。曾慧敏被深深打动,她说自己好些年没有过过生日了。晚餐过后,林致轩鼓足勇气地对曾慧敏说,自己就想对她负责。曾慧敏诧异,林致轩让她好好考虑考虑。次日曾慧敏又收到林致轩贴心的礼物,曾慧敏的脸上掩饰不住甜蜜的笑。

晚上在林致轩的酒吧里,林致轩正和一个大姐谈房子的事,他求大姐帮忙把自己房子抵出去。大姐责怪林致轩不该相信那种高回报的投资。

在酒吧的另外一桌,骆祖儿八卦地问邵芃橙,林致轩是不是喜欢曾慧敏,她说如果他们俩能在一起也挺好。邵芃橙忧心忡忡地问骆祖儿觉得林致轩是不是个好人。骆祖儿觉得邵芃橙想多了。不多时林致轩匆匆去卫生间,邵芃橙堵在过道里警告林致轩说,曾慧敏是个好人,他提醒林致轩十赌九输。

邵芃橙悄悄告诉程真真自己对林致轩的怀疑,他说自己在林致轩家里看到他跟一个女人的亲密合照,照片上的女人珠光宝气而且岁数也不小。程真真辩解说,卖房前她看过林致轩的户口本,显示的是未婚。邵芃橙越发不放心,他怀疑林致轩脚踏两只船。程真真根本不信。

晚上曾慧敏精心打扮后去酒吧找林致轩,林致轩正抱着吉他弹唱。曾慧敏看得入迷,她告诉林致轩自己想好了,愿意跟他在一起。林致轩似乎很感动,他走到曾慧敏面前凑近她,曾慧敏期待地闭上眼。林致轩却没有凑上去,他歉意地说自己有些紧张了。

曾慧敏与林致轩刚坐下来林致轩就接到一通电话。林致轩站起身以曾慧敏能听得到的声音接听电话,曾慧敏正好听到林致轩借高利贷的事。。此时林致轩的店员躲在走廊与前台女店员感慨,林致轩在钓女人上钩方面简直无人能及。

曾慧敏看林致轩挂断电话忧心忡忡的样子主动问他是不是借了高利贷。曾慧敏担心地说,高利贷是不能借的不然利息吓死人,她主动提出把自己准备买房的一百三十万给林致轩用。林致轩急忙推辞,他做出不愿占曾慧敏便宜的架式,曾慧敏越发信任林致轩坚持把钱给他用。林致轩心中暗喜,表面做出为难接受而又不得已的样子。

林致轩送曾慧敏回家后便接到酒吧投资人兰姐的电话,兰姐称自己马上要到上海来,她不希望林致轩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林致轩挂断电话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赌博已经将酒吧抵押给银行,兰姐这次过来他根本交不了差。林致轩心急如焚。

林致轩想了想拨通了一个大姐的电话,他说自己差兰姐五百万,他现在只筹到一百九十万,他哀求大姐借给自己三百一十万。大姐反劝林致轩跟自己去澳门再搏一把,这是来钱最快的方式。林致轩沉思片刻咬咬牙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