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大江大河分集剧情

大江大河分集剧情

2019年01月05日 09:33998365经典网桃桃

分集剧情

第37集 煤矿爆炸杨巡倾家荡产 赵小波伺机介入杨戴之间

杨巡一回到金州就到出租屋找戴娇凤,但戴娇凤爱搭不理的态度让杨巡心烦,又不想跟戴娇凤吵架,只能扭头回了市场。杨巡刚到市场老王就来找他继续合伙做生意,但杨巡更关心煤矿的货款什么时候才能给,两人正说着警察就来把老王父子俩抓走了,原来是老王卖给煤矿劣质产品导致煤矿发生了爆炸,随后煤矿遇难的家属把市场里所有的摊位和摊主全都砸了,杨巡的也不例外,杨巡见状赶紧找地方先躲了起来。市场上的好多摊主都被砸伤了,戴娇凤听到消息赶紧来找杨巡,杨巡从躲避的高处跳下来时不慎摔了胳膊,但他根本顾不上这些,他已料到煤矿的货款肯定要不回来了,这是他们全部的家当,而且欠雷东宝的钱也还不上了,戴娇凤一听也六神无主了,只能先带疼痛难忍的杨巡去了医院。

杨巡被诊断为骨折,戴娇凤愧疚是自己鬼迷心窍和老王做了这笔倒霉的生意,想先带着杨巡回东北躲债,但杨巡视雷东宝为恩人,而且借条上还有杨母的名字,如果他俩走了就把杨母坑了,杨巡坚决不走。

杨巡骨折需要手术住进了医院,戴娇凤忙前忙后的伺候,怕杨巡因为自己做错事不要她了,杨巡并不怪戴娇凤,做生意本来就是风险与利益共存的,安慰他两人会永远在一起。杨巡想东山再起,刚做完手术就急着给每个客户打电话做生意,但因为煤矿爆炸的事客户都不等他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无奈之下杨巡只得把希望寄托在雷东宝身上,他让戴娇凤把存的钱全取出来先还给雷东宝,还让戴娇凤第二天陪自己去小雷家,说不定雷东宝看到自己受伤的样子会更心软,自己才更好开口找雷东宝帮忙。

戴娇凤去银行把所有的钱取出来也差得远,无奈之下只好找赵小波借钱,赵小波虽然把钱借给了戴娇凤但也说了不少挑拨两人关系的坏话。戴娇凤把借来的一万块钱都拿给了杨巡,杨巡兴奋不已,两人约好第二天在医院汇合一起买车票去小雷家。戴娇凤出了医院看到赵小波还在等着她,赵小波打着给她介绍客户的名义让她陪着喝酒去了。

心急如焚的杨巡给佟哥打电话继续推销自己的电线,但佟哥因为上次杨巡戏耍老石的事自己夹在中间为难,已经决定这次用老石家的电线了,杨巡为了拿到这笔生意不惜自降八折,佟哥听了价格后心动,同意让杨巡给自己送货。杨巡好不容易谈成了一笔生意,着急去小雷家进货等不到第二天了,往戴娇凤的出租屋里塞了一张字条就自己坐车去小雷家了。

戴娇凤和赵小波见完客户回到医院发现杨巡没打招呼就不见了人影,一直担心杨巡撇下自己跑路的戴娇凤立刻到处寻找杨巡,赵小波陪她回家寻找杨巡时在门口发现了杨巡留下的字条,却偷偷塞进自己的裤兜没告诉戴娇凤,焦急的戴娇凤为了找到杨巡甚至把电话打到雷东宝那里,但雷东宝此时还没见到杨巡,却从电话中听出杨巡肯定出大事了。雷东宝刚放下电话老五就跑来告知身体虚弱的杨巡走到半路晕倒被自己救回来了。

第38集 东宝改革方案被批斗仍坚持执行 杨巡生意情场双失意

杨巡从昏迷中醒来发现已身在医院,雷东宝和老五从旁守着他。杨巡拿出仅有的一万块钱还给雷东宝,但雷东宝更关心他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杨巡简要讲述了电器市场出事的经过和自己已经血本无归的事实,大着胆子请雷东宝再帮帮自己。雷东宝生气杨巡竟然把登峰的优质产品和那些劣质货色放在一起售卖,砸了小雷家的牌子,如今落得这步田地也是活该。杨巡虽然倾家荡产但手里的客户还在,只要雷东宝能赊给他电线就可以借机翻身,杨巡甚至提出让雷东宝找个人押着货和自己一起去送,而且这笔买卖是为了打垮市电线厂直接给客户报的进价硬抢来的,目的只是给雷东宝介绍客户自己分文不取,雷东宝正巧要给宋运辉送冰箱当结婚礼物,便打算亲自跟杨巡去金州见客户一探虚实。

东宝亲自和杨巡一起去找了佟哥,可佟哥一口回绝了,原因也在电器市场因为卖劣质货出事上,即便登峰电线本身没问题,他们国营大厂也不敢冒这个风险。杨巡一时没了主意,但东宝从杨巡给客户的报价上看出他这回并未撒谎,决定再给杨巡一次机会,并警告他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老实做生意,还把老五留下来协助杨巡,杨巡感激不已。

雷东宝放下杨巡他们就带着冰箱送到宋运辉家里,宋运辉拿出自己草拟的改制方案给雷东宝他们细细讲解。宋运辉的方案里大幅提高了管理者的收入,并和企业效益挂钩,以此避免老书记贪污的情况再发生。士根红伟怕挨村民的骂都不敢拿这么多的钱,但雷东宝觉得宋运辉的这个方案比个人承包企业的办法要强的多,对企业的长远发展更有利,几人边讨论边修改,直至天蒙蒙亮才告终。临走宋运辉还托雷东宝帮忙翻新父母的老宅,给雷东宝画好了详细的图纸,雷东宝满口答应。

戴娇凤一直苦等杨巡也不见人,认定是杨巡拿着一万块钱跑路了,伤心地离开。回到金州的杨巡一跟东宝分开就在老五的陪同下到处寻找戴娇凤但都没找到,杨巡看着连行李都不剩的出租屋觉得戴娇凤肯定以为自己带钱跑了所以才伤心离去,把电话打到东北也没找着,心中懊悔不已。杨巡最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回到电器市场,但经过询问得知戴娇凤也没来过,只得先着手收拾起摊位来,想着尽早开工先把生意做起来。

东宝把小雷家集体企业改革方案提交到县里,陈平原为此专门组织了一次会议集体讨论,会上各政府部门的领导对雷东宝的方案纷纷提出批评,指责给企业负责人的分成比例太高,属于窃取集体利益的行为,是在以改革的名义挖社会主义集体的墙角,雷东宝跟他们怎么也说不通,臭脾气一上来打算直接来个先斩后奏。

会后陈平原把雷东宝单独叫到办公室询问,雷东宝坚持个人承包是富了自己损害集体的做法,而且如果承包出去小雷家集体企业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县里根本不会给承包人提供政策和技术支持,更不会协助批贷款帮助扩大生产规模,并向陈平原承诺只要帮他落实了方案,保证年底肉猪出栏量达到一万头。陈平原出于政绩的考虑,决定力排众议帮助雷东宝落实改革方案,两人这回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要雷东宝能做出好看的成绩,他想要的支持陈平原都会尽力协助。

第39集 杨巡破釜沉舟电器市场重开张 金州厂亏损宋运辉成众矢之的

杨巡苦等戴娇凤多日不回,被砸的电器市场也一直无法开张,但日子还得继续过,杨巡心里也明白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想到了在电器市场门口支起摊位并卖力的吆喝,可是根本无人光顾,老五他们还被前来闹事的人打了。同在市场做生意的周叔劝杨巡电器市场的名声已经臭了再坚持也是无用,邀请杨巡和他们一起去江北重新开始,但杨巡怕戴娇凤万一回来找不着自己,婉拒了周叔的邀请。连日来一直陪着杨巡的老五也替东宝转达意见,建议杨巡另起炉灶。

杨巡多日都没有卖出一分钱的货,兜里的钱也已彻底花光,被逼到绝路的杨巡只得破釜沉舟,把电器市场里的假货都拿到了门口烧掉,并当众承诺只要有自己在,电器市场从此杜绝假货假一赔十,此举不仅赢得了围观群众的一片叫好声,还吸引了记者的主动报道。电器市场的生意终于渐渐恢复。但杨巡此举也把市场的同行们得罪了,都来找他算账,杨巡再次搬出了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他坚信卖真货一样能赚钱,自己这样做也是为了市场为了大家。

小雷家改制后第一个月的工资发下来,效益一般的企业工人们拿的比猪场等好企业少很多,大家对这种分配制度都不太适应怨声再道,效益好的忠富正明他们拿的比东宝多了太多,心里也都有点惴惴不安来找东宝,东宝拒绝了正明想退掉一部分工资的请求,也否决了忠富想搞个人承包的想法,让他们安心搞好生产即可。

忠富怕自己当出头鸟成为众矢之的,把士根红伟正明三个叫到自己家里,想约着三人跟自己一起安心拿下高工资,但三人都觉得太多了,商量着向东宝建议把比例降下来一些,他们才能拿的安心。但士根红伟刚从忠富家出来就被眼红的村民蒙头打了一顿,两人气愤自己还没打算拿钱就无故挨打,遂下定决心就按原比例拿下高工资。

水书记因为引进新设备却造成了金州总体亏损一事专门组织会议,集体讨论如何压缩成本增产创收,但大家关注的重点都在新车间的新设备上,因为数据显示新车间的运行成本远远高于一车间,会议的矛头不可避免的都指向了身为车间主任的宋运辉。宋运辉坚持新设备的运行状况和产品质量均呈良好态势,而且高成品率完全可以抵消高用电量超出的成本,没有什么需要改的。闵主任适时提醒折旧也是要计入成本的,并建议既然折旧成本固定,那么只能通过调低参数降低运行成本来解决效益亏损的问题,但宋运辉对大家批驳新车间的说法非常不满,立刻反对调低参数,因为这样会对机器造成损伤,水书记指示宋运辉周一例会拿出可行方案上报。

宋运辉自散会之后就一直在思索解决之道,根本顾不上答理来找他的程开颜,他对工作的沉迷和专注让程开颜非常生气,宋运辉见状立好意安抚,但一回到家就又开始伏案工作了。

第40集 宋运辉闵厂长产生分歧 雷东宝曲线救国拿到贷款

宋运辉和程开颜回父母吃饭时看到水书记也在,水书记顺便询问宋运辉善于调低参数考虑得怎样了,宋运辉借机提出自己想通过自主定价把产品卖到国外去的想法,并将连夜做好的方案拿给水书记看,水书记十分认可,赞许宋运辉搞经营比搞技术还有头脑,准备立即进京向部里要政策去。

闵厂长主动来到新车间欲说服宋运辉调低新车间的技术参数,还搬出新车间工人的年终奖来说事,但宋运辉认为新车间产品受限于政策调控不能按应有价格出售责任并不在己,而且水书记已进京要政策,只要新车间的产品能把鸡蛋卖出鸡蛋价而不是以往的土豆价,新车间的前途一定是光明的,而且根据自己的测算如果调低参数会导致反应器的大面积结焦,为了保护昂贵的新设备坚持不下调,不惜与闵厂长产生分歧,两人各持己见不欢而散。

闵厂长见说不动宋运辉就叫来了方平等一车间的几个技术员,挨个询问调低参数到底会不会出现宋运辉所说的结焦现象,但大家都不如宋运辉精通技术,闵厂长就算想越过他擅自调参数也不可能。闵厂长一见硬的不行就换了策略,把宋运辉叫来了家里,用两人相同的经历拉近关系,站在师兄角度上劝说宋运辉要为师父水书记目前的处境考虑,哪怕只是暂时调低参数降低质量也行,但宋运辉依然不为所动,就算担上导致整个金州亏损的的责任也无所谓。

闵厂长见劝不动宋运辉就一纸报告打了上去,宋运辉也因此被岳父程厂长叫到了办公室,程厂长认为宋运辉是携技术自重,直言即使不听水书记的都得听闵厂长的话,因为他已看出闵厂长将会是水书记的继任者,劝宋运辉不要因为公家的事得罪未来的上司耽误自己的前途,而宋运辉坚持技术至上甚至不惜得罪人的态度也让程厂长很是无语。

陈平原带队来小雷家视察,小雷家的养猪场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就达到了万头的规模,东宝将此得益于小雷家收入制度的改革,陈平原借机重提将之前否决掉的收入制度改革方案重新上会讨论,如果可行将推广到全县。雷东宝一心想扩建电线厂,不失时机地找陈平原帮忙批贷款,他有信心电线厂扩建后能像养猪厂那样也做成全省第一,立刻语惊四座。陈平原觉得电线厂资金需求量过大,建议东宝短期之内不再进行扩建。士根也觉得扩建电线厂的风险太大,并明白自己根本劝不住东宝,想到了给宋运辉打电话让他劝劝执迷不悟的东宝,但东宝立刻抢过电话来挂掉了,而且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要贷款的好办法。东宝和士根打着要为小雷家村民集体建新房的名义,找已升职为县委书记的陈平原批贷款。陈平原对东宝新颖超前的规划图纸非常感兴趣,并主动增加了20万元的贷款让东宝把公路直接修到省道边上,雷东宝立刻喜上眉梢地保证完成任务。

水书记北京归来带回了好消息,部里已批准了金州厂的海外销售权和自主定价权,金州厂可以自己找国外客户自行销售产品了。水书记还打算让宋运辉担任出口销售科的科长,与程厂长的表面谦让不同,闵厂长却对水书记的这一决定表示了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