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电影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大江大河分集剧情

大江大河分集剧情

2019年01月05日 09:33938365经典网Ocean

分集剧情

第33集 老书记贪污畏罪自杀 杨巡欲抢市电线厂生意

老书记的儿子为了东宝查老书记的事来找士根理论,张嘴就血口喷人说东宝忘恩负义,还污蔑士根他们手里肯定都不干净,埋怨这事就是士根捅出来的。本来东宝为了老书记的面子还瞒着此事,但老书记的儿子这一闹老书记贪污的事就尽人皆知了,士根也被打破了头。老书记是因为儿子不争气才起意贪污公款,老书记媳妇埋怨都是儿子和士根的这一闹才惹了大祸,老书记虽然嘴上不吭声心里却明白这事怎么也躲不过去了。

东宝本想给老书记留面子悄悄让他还上钱就算了,但现在已人尽皆知不查账根本没法收场,只得命令士根公开彻查。东宝痛心小雷家的村民跟着自己打拼到现在,人人吃苦受累却没一个想着要多拿大队的一分钱,老书记是最不应该带头贪污的,小雷家的账容不得沙子也不能开这个贪污的头,否则以后就管不了了。

四眼会计带着人查了一整天的账,晚上老书记偷偷找四眼会计询问查账的情况。四眼会计坦言从队部的账上并没看出大问题来,但发现砖厂近段时间的废品率过高,明天要再去砖厂核实,老书记闻言满腹心事的默默走了,四眼会计也没多想。但第二天士根就跑来告之东宝老书记上吊自杀了,东宝惊愕自己根本没想要老书记的命,扭头就想往老书记家去,士根拼死拦住了他,东宝如果这个时候去,只能被老书记的家人打死骂死还于事无补,当下最重要的是赶紧商量这事如何收场。人死为大,东宝决定查账的事先暂停,让老书记安安稳稳地走了再说。

东宝跌跌撞撞地来到老书记家想磕个头,却被当成逼死老书记的罪魁祸首被老书记家人赶了出去,老书记的儿子还骂他是死了老婆孩子的绝户。东宝有苦说不出,一个人来到砖窑发呆,他想起当年如果没有老书记就没有这砖窑没有小雷家发家致富的第一步,老书记当年还逼着当副书记的东宝发誓绝对不能昧公家一分钱,可为什么老书记反倒成了贪污的那个人,东宝怎么也想不明白。士根几人知道东宝委屈赶来劝慰,红伟还劝东宝先出去给建筑队监工躲几天再说,东宝通知士根老书记下葬后账继续查,只是不张榜公布了,士根应了下来。

来进货的倒爷赵小波看上了戴娇凤的美貌,千方百计找她搭讪,戴娇凤送赵小波出门时看到了他开的好车有些动心。杨巡拉着戴娇凤一起去请同为东北人的客户佟哥喝酒,佟哥还带来了市电线厂的老石,并告之杨巡他们厂已经先行一步订了老石家的货了,杨巡虽然心里失落但脸上却不动声色,继续请佟哥吃饭喝酒攀交情。

老石一坐下就开始找杨巡的碴,听说杨巡代理的是登峰牌电线当即笑话是村办企业生产出来的小杂牌子根本不上台面,还骂杨巡是黑心小倒爷让佟哥不要上他的当。戴娇凤气不过欲反驳被杨巡制止,杨巡耐住性子听老石说完,老石还故意诋毁小雷家的电线就是用自己厂里淘汰下来的旧设备生产出来的破烂。杨巡不急不躁地驳斥市电线厂当年恶意拖欠小雷家几十万的血汗钱却心安理得白住着人家给盖的宿舍楼,登峰电线虽然是村办企业但技术水平、工人学历、产品质量、干劲十足等等哪方面都比市电线厂这个国营老企业好太多了,杨巡的话每一句都头头是道,说得老石下不来台。杨巡和戴娇凤还轮番上场,要在酒桌上替自己和雷东宝扳回一局,并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市电线厂的生意抢过来。

第34集 宋运辉给梁思申支招程开颜吃醋 东宝被逼张榜公布人死账消

杨巡和戴娇凤轮番上场把佟哥和老石都喝趴下了,杨巡还使坏叫来了一辆拖拉机把老石拉走了。老石第二天醒来发现已身在偏僻农村可能好几天都回不了城,直接悔断了肠子。不过经过这顿酒杨巡和戴娇凤都觉得这单生意基本没戏了,正当绝望之时杨巡却接到了佟哥的订货电话,两人都乐开了花。

程开颜来宿舍找宋运辉时再次发现了梁思申和宋运辉之间密切的书信往来,还都是自己看不懂的英文,原来是梁思申要与美国的舅舅们打官司以争取自己应得的财产,找宋运辉帮忙出谋划策,宋运辉决定支持梁思申打这个官司,而程开颜却从宋运辉的言语中看出了他对梁思申的过分关切,不禁吃起了这个小姑娘的醋来,让宋运辉哭笑不得。

程开颜回到家中也无法开心起来,程母开导她要看一个男人靠不靠的住,就要看他是不是把工资都交到手上,既然宋运辉已经把工资全部都交给了程开颜,那她也根本没必要烦心还是高中生的梁思申。程母跟程厂长商量着让宋运辉和程开颜赶紧领证结婚,但程厂长坚持得让宋运辉先提结婚才行,否则越容易到手的东西越不珍惜,怕以后女儿会吃亏。

出去监工多日的雷东宝刚一回村,东宝娘就让他拿着纸钱去给老书记上坟,还告之东宝之前说老书记贪污可后来又没动静了,于是大家都以为是东宝逼死的老书记都躲着他们,询问东宝是不是因为心软才不公布结果的。这时四宝来向东宝告别,因为村里疯传是四宝第一个告发老书记的,而且昨晚士根家的窗户已经被砸了,四宝害怕自己也性命不保坚持离开,东宝只得把身上的钱都拿了出来给他当路费。

东宝一出门就被一群小孩子往身上扔石头,发觉情况不妙东宝立刻赶到士根家里查看,士根建议东宝不但要接着查账还要张榜公布,不然东宝逼死老书记的谣言就彻底坐实了,但东宝宁可自己受冤枉也不想让死去的老书记再蒙羞,劝士根再忍忍。砖厂也出事了,原来那些为老书记鸣不平的工人们擅自灭了砖窑的火,东宝先糊弄着让他们把砖窑的火重新点起来,但不明事理的工人们又起了要辞工走人的念头,东宝无奈只得将老书记贪污的事张榜公布,并把如何处理的决定权交给村民们投票处理。但村民的决定让东宝很是失望,他本想人死账消这事就此了结,但多数村民都把票投给了父债子偿,气得东宝一脚踢飞了投票篮,村民们的冷血让他气冲头顶,用一言堂的方式决定此事就以人死债消的方式了结。

心寒的东宝只身来到了宋运萍的墓前,他的心里话无处诉说。虽然老书记犯了错,但他为村里做的贡献远远比犯的错要多,为什么现在生活好了人心却不如原来那么纯朴了,将来有一天这些人会不会像对待老书记那样也绝情地对待自己,东宝怎么也想不明白。老书记的媳妇和儿子拿着钱来队部还债,直至今日他们才看明白东宝的苦心,也明白了小雷家只有靠东宝才能走下去。

第35集 宋运辉求婚程开颜 杨巡坚持让弟妹读书

金州厂从国外引进的新设备进入了最后的调试阶段,宋运辉几乎住在了车间,每时每刻都带领手下人紧张地工作着。新设备运行的这一天,水书记请来了部里的好多领导到现场观摩,监控室里济济一堂,水书记和程厂长尤其紧张,宋运辉怀着激动又忐忑的心情按下了总控开关,随着机器的隆隆响动,大家都在现场一边看着仪表盘一边焦急地等待着,第一组数据终于出来了运行非常成功,在场的领导和工人们都齐声庆贺。水书记对宋运辉赞许有加,向程厂长坦言宋运辉将来的成就肯定会在他们俩之上。

宋运辉本来约好了晚上来程家吃饭,却因连日劳累在车间里睡着了,程开颜一听就出门给他送饭去了,程厂长心里自有小算盘,虽然天色已晚却并未阻拦女儿。程开颜看到宋运辉躺在长椅上睡得正香就没叫醒他,在一旁静静等待。程家父母一直在家等到深夜还不见女儿回来,程母担心女儿要叫回来,但程厂长却想借此促成事实让宋运辉不得不开口提结婚。

程开颜一直在旁边守着熟睡的宋运辉,不知不觉自己也睡过去了。宋运辉第二天一早醒来却发现程开颜一直守在自己身旁,还把自己的衣服给他盖上,宋运辉感动程开颜一直对自己那么好,主动亲了上去,却不巧被上班的同事们撞见,两人都有些尴尬。程开颜害羞先跑了,宋运辉脑筋一转立刻追了上去,开口便向程开颜求婚,让程开颜意外又开心,这一刻程开颜已等待许久,她激动得喜极而泣,赶紧点头答应。

杨速来金州找杨巡,想放弃学业跟大哥学做买卖,碰巧杨巡没在,戴娇凤就让他帮自己搬货,两人一边等杨巡一边忙活了一上午。杨巡送完货回到市场,在门口碰上了自己搬货的老王,杨巡还想和老王合伙儿做煤矿的生意,恭维老王多想着自己,但老王最近因超生被罚了款手头没钱进货,煤矿又从来不先给预付款,杨巡心思一转答应了老王可以先给货后付款,老王心头暗喜。

杨巡回来一听说杨速不想念书了立刻拉下了脸,把杨速拉进仓库单独劝说,他不希望弟妹再像自己这样辛苦,但倔强的杨速因为成绩一般怕万一考不上高中丢人现眼不肯回去,杨巡鼓励弟弟坚持下去,即便考不上高中考个中专也是好的,和戴娇凤一起带杨速好吃好喝又逛完了金州后把他送回了家。杨母看到杨速被杨巡劝回来读书,又听说戴娇凤成了杨巡的好帮手很是开心,杨巡借机在杨母面前说尽戴娇凤的好话,杨母对戴娇凤的态度开始有所改变,让杨巡下次回家时也把戴娇凤带回来,并拿出自己辛苦积攒下的二千块钱交给杨巡,让他去小雷家还给雷东宝。

杨巡临回金州前来看望雷东宝,给他送上了杨母准备的茶叶,还要把二千块钱当利息还给东宝,但雷东宝没要。杨巡趁机向东宝汇报他抢了市电线厂生意又耍了老石的事,东宝很是开心,再三叮嘱他好好做生意规矩做人。杨巡回到市场发现自己的摊位空着,回到出租屋里也没找着戴娇凤,正在担心之时,打扮得光鲜亮丽的戴娇凤带着满身的酒气回来了。

第36集 杨巡为做生意故意不还钱 宋运辉带程开颜回家见父母

杨巡生气地质问戴娇凤趁自己不在时偷跑出去干什么了,原来戴娇凤是帮着老王跟煤矿的负责人谈生意去了,利润还特别高,杨巡喜上眉梢佩服得不行。但这次的货需求量大,戴娇凤建议杨巡把要还雷东宝的钱先投进去进货用,杨巡已经答应了杨母一拿到钱就还给雷东宝,怕杨母生气犹豫了一下,戴娇凤立刻气恼自己在杨巡心中的地位不如杨母,杨巡只得好言安抚,把杨母还给雷东宝的二千块钱先给了戴娇凤,骗她说是杨母给她爷爷奶奶的,戴娇凤见钱眼开立刻转怒为喜。

宋运辉带着程开颜面见父母,宋季山夫妇看到漂亮的新媳妇喜欢得不行,立刻着手为两人做饭。程开颜想起临行前父母对自己的叮嘱立刻跑进厨房要帮忙,但一直在家当大小姐的程开颜根本干不来反而帮了倒忙,宋运辉赶紧把她拉了出来。饭后两人来到了姐姐宋运萍的墓前,宋运辉跟姐姐说了好多心里话,想到姐姐已经看不到自己结婚了,心中酸楚不已潸然落泪,程开颜在一旁也跟着心酸。

两人下了山就顺便来看雷东宝的养猪场,正巧碰到县长陈平原带人来视察养猪场的情况,雷东宝许久未见宋运辉高兴坏了,把他介绍给了陈平原,顺便请宋运辉帮自己出谋划策。雷东宝抓住机会让陈平原抓紧给自己批贷款,两人立马达成协议,陈平原帮助小雷家取得六十万的银行贷款,雷东宝保证在年底达到出栏五千头的目标。

宋运辉担心供货量太大市场容纳不了,但雷东宝的关注重点只在贷款上,有了钱他就可以扩容效益更好的电线厂,根本不在乎宋运辉提醒这是非法挪用经费的话。宋运辉听说了老书记的事后建议雷东宝要用明确的制度规范来管人,这也正是东宝想让宋运辉帮忙解决的,宋运辉答应一回金州就帮东宝制定一个符合小雷家的制度标准。临走宋运辉还劝东宝再续弦,但东宝立刻阻止了他再说下去,程开颜觉得雷东宝虽然长得凶却对宋运萍如此专情很是羡慕。宋运辉临走前,宋季山把之前儿子寄回的钱加上二老自己攒的一骨脑儿都让宋运辉带回去结婚用,宋运辉拿着沉甸甸的一沓钱心中感慨万千。

杨巡带着戴娇凤一起回家,戴娇凤主动帮杨母打下手,还当面感谢杨母给自己爷爷奶奶的二千块钱,但杨母一听杨巡挪作他用就生气了,当场质问杨巡缘由,戴娇凤也才明白这钱原来不是给自己的也冲杨巡急了,杨巡哄骗母亲说雷东宝不要利息,一万块钱的本金已经还清杨母才作罢。一家人吃饭时杨母让杨巡下次把雷东宝的借条拿回来,因为上面还有自己的签字,但戴娇凤直言钱并未还给雷东宝又投进生意里去了,一向视信誉为命的杨母一听就急了。杨巡斥责戴娇凤让杨母下不来台,戴娇凤也因为那二千块钱生了一肚子气,两人不欢而散,戴娇凤一个人回了金州。

戴娇凤正在车站等公交车时碰到了赵小波开车经过,赵小波从戴娇凤的牢骚中听出她与杨巡吵架了,主动带她出去散心,言语中尽是挑拨之意,戴娇凤内心开始动摇。